【凯源】当归27

* 竹马竹马|校园|都市|破镜重圆|家长里短。

指路-->序章  25-26

 

27

宿舍里最先发现王源不对劲的是丁杰栋。丁杰栋总是有种老大哥的自觉,对宿舍这几个总有种护犊子的心态。

丁杰栋观察了好几天,得出了一个结论,王源病好了之后情绪却没好起来,每天总是恹恹的,除了吃饭上课就是看书,不怎么说话,也没什么表情。问他话吧,也答应,可说完了就完了,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。

这天丁杰栋放弃了给女朋友打电话的时间,陪王源在图书馆待到闭馆。两人从图书馆出来,都快十点半了。学校里路灯不怎么明亮,丁杰栋还有点夜盲,他觉得自己真是拼了。

王源笑他明知道自己走夜路不方便,还在这儿逞能呢。

丁杰栋打了下他的背:“没良心的,我还不是为了你。”

“为了我?你不用担心我啊,这路挺安全的。”

丁杰栋也不跟他兜圈子了,直接问:“源儿啊,哥问你,你最近怎么了?不开心啊。”

王源立刻回答:“没有吧,挺正常的啊,这学期专业课多,得好好学呀。”

丁杰栋叹了口气:“你别跟我在这儿嗯呀啊吧的,我自己有眼睛,看得到,跟哥说说,你遇上啥事儿了。”

王源笑了,看了看丁杰栋:“老大,我真没事,最多也就是问题想不明白,愁的。”

黑灯瞎火的,丁杰栋看不清王源的表情,但他能想到,这要是白天,王源肯定又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,他一看见他那样就更闹心了。

丁杰栋想揽过王源的胳膊,王源躲了下,丁杰栋就没坚持,他锲而不舍地继续问:“王源,你是不是失恋了?我跟峰峰都觉得你症状挺像的。”

像是被说中了一样,王源这次竟然没有立刻反驳,他停了会儿,点点头,轻声说:“是,前一阵分手了。”

丁杰栋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招了,差点没被噎着:“你,你还真谈恋爱了。”

王源笑笑,纠正他:“是谈过。”

丁杰栋得到答案了,爽快地拍拍王源的肩膀,说:“咱还年轻,往前看,别这么想不开。你看看你,都瘦成皮包骨头了。”

王源低了低头,冲丁杰栋感激地笑笑,谢谢他没多问,也谢谢他安慰他:“老大,我一直都瘦啊,吃不胖那种。”

丁杰栋掐掐他的胳膊:“哟,你这就剩骨头架子了,还以为是啥优势呢,快别了。”

王源点点头:“嗯,好,以后我再多吃点。”

那之后丁杰栋也没再多问过王源什么,他把情况跟韩然峰说了下,韩然峰疑惑地看着丁杰栋:“他谈过恋爱?跟谁啊?”

丁杰栋摇摇头:“这我哪好问啊,人都分手了。”

韩然峰一想也是这个理,就没再多说什么。王源洗漱完回来,卢鑫已经上床听评书了,韩然峰本来在看电影,他转过身冲王源竖了个大拇指,把王源逗乐了,王源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他怎么了。

韩然峰说:“给你加油打气啊,挥别错的,才能和对的相逢!”

王源笑着推了下他的脑袋:“我谢谢你。”

韩然峰:“不客气!”

 

 

王源没想到归莱从国外回来去学校撂了行李居然就飞来了广州。

王源去机场接她,见她风尘仆仆却有条不紊的样子,难得开心的笑了。

归莱揉揉他的脑袋,说:“看你这笑,还是小时候的样子,一点没变。”

王源接过她的行李背在身上,说:“姐,我请你去吃早茶吧。”

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,归莱在补觉,她时差还没倒过来。王源让司机稍微开稳一点,自己则看着窗外。

和王俊凯分手一个多月了,今天见着归莱,他又想起了过去,想起了王俊凯。

到了地方,王源轻声把归莱唤醒,归莱眨眨眼把自己叫醒,立刻就换上了清醒模样,这点王源是真服。

“莱姐,你又漂亮了。”这话王源真不是恭维她,是由衷的表达。

归莱笑着坐下:“就你嘴甜。”

归莱大四了,回来处理毕业的事情,等这边弄完,她还有去国外读硕士。王源听完她的计划,羡慕地点点头,说:“莱姐,我一直都觉得你是干大事的。”

归莱摇摇头:“干什么大事啊,学点安身立命的本事就行。”

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吃着,快吃得差不多的时候,归莱喝了口茶,问王源:“源源,你也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跑来找你玩的。我听说,听说你和小凯分手了,想来看看你怎么样。”

王源看着她,停了一会儿没作声,才问道:“你和小凯联系了吗?”

归莱笑笑,回答:“没有,我俩很早之前除了逢年过节就不联系了。”

王源说得很慢,他以为自己的感觉已经淡了一些了,可现在他发现,他什么都没有忘,细枝末节的,他都记得,甚至是王俊凯的一个表情和一声叹息。

“我知道自己放弃得太快了,很没骨气,很不把他放心里的样子。但黄阿姨给我打完电话,我就觉得这事儿也差不多了。可能就差推这一把了。”

说着说着,王源突然按住了嗓子下面,吓了归莱一跳。王源摆摆手:“没事儿,有点想吐。”

归莱赶紧找服务员给他端了杯白开水,帮他把茶水撤了。

王源恢复了些,但脸色变为煞白,归莱不忍,过了会儿才深深叹了口气说:“源源,你知道吗,以前我其实对你,不是那么喜欢的。”

王源笑了笑,点点头表示他有感觉。归莱有点不好意思,王源轻声说:“没事儿,姐,真的,都过去了。”

归莱感激地笑笑,喝了口茶,继续说:“小凯对你太好了,你看从小到大,除了你俩打架,他什么时候跟你说过一个不字?”

“我很羡慕你,你家里不说大富大贵吧,但是父母和睦,没什么风浪。”

王源微笑了下,归莱说的是实话,但这也许已成过去。

归莱:“我最羡慕你的,是你身上的那股闯劲儿,好像什么都不怕,也不那么在意很多事情。像你跟曹鲁,那小子是叫这名儿吧?你看你,能用打架解决的事情就打架解决,你也不多纠结什么。”

“可源源啊,我看着今天的你,身上这股闯劲儿为什么不见了呢?”

刚才那点想吐的感觉又上来了,王源连续咽了好几下口水才压了下去。王源看着归莱,嘴角渐渐下沉,终于,他不知道该怎么表现的没那么难过没那么想哭…

归莱看着他:“我原以为,你会是那个拼到底的。”

王源冲归莱笑了,笑得并不好看,笑得有些惨,他在笑自己,再开口,他的声音带了点抖,甚至眼睛上也打了一层水汽:“真的,姐,我也以为我自己会扛着。”

王源低了低头,吸吸鼻子。归莱觉得他的样子看起来真的不怎么好,不想他继续说了。王源喝了口水,又开口了:“我以前我觉得大部分事儿都不是事儿,不高兴了就打一架,有什么大不了的呢。可自从把他放在心里了,我发现自己好像,不是以前那样了。”

王源揉揉胃,又叹了声气:“变成很多时候,真挺怂的。我总想着话不说满,不要让太多人知道我们的事,给他留条退路,就像黄阿姨说的那种更好的未来,可我现在想明白了,这样对他,不公平。”

归莱点点头,她听懂了王源的话,在这方面,她和王源其实挺像的,她知道,越是这样的人,在乎起来,顾虑越多。

“源源,你心里怎么想,你跟小凯聊过吗?”

王源看向归莱,缓缓摇了摇头。

“那你只是把你的决定告诉他,也不跟他商量,他会怎么想?”

胃里翻滚上来的酸意让王源再也忍不住了,他冲到洗手间对着池子就要吐,可他什么也没吐出来。除了几口茶几口水,他什么也没吃。

王源拿凉水扑脸,想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惨,他抬起头看镜中的自己,竟是这么狼狈。

从要到广州上学,到这次分手,就像归莱说的,王源像是就通知了王俊凯一声:我不去北京了,我不跟你在一起了。

可他王俊凯做错了什么,一次又一次去承担王源的决定?

王源始终不愿意这么去想,可他不得不承认,他很俗,如同大多数人那样,选择了去伤最亲密的那个人。

“我对不起他。”坐回茶座,王源轻声说。

归莱此行,决计是不想来指责王源或者让他加深愧疚的,但不论归莱来或不来,王源心里的难过、歉疚、不知所措,其实都是只增不减的。

归莱想说点轻松的,可发现并不能找到什么话题,聊什么都绕不过他们的曾经,绕不过一起长大的这几个人。

末了,归莱拍拍王源的胳膊:“你还有友情,王源。也许可以,我希望你俩之间也能保留下友情。”

王源很快地点了点头,随即又摇摇头。他们没有了,他们不再联系了。

两人一时间都没讲话,沉默并不代表什么,只是各自的思绪。王源想起了什么,笑了笑说:“黄阿姨还问我,他为什么不喜欢你。我想了想觉得要真是那样该多好,合家欢啊。那我就能给他当伴郎了。哦,莱姐,我给你当伴娘都行。”

归莱也笑:“说什么呢你。”

但是生活不能假设,不论是谁的感情都是最珍贵的,这一句句话,都是在王源心上剜肉啊。

临走的时候,王源问归莱,这事儿该怎么办。归莱好半天没说出话,王源微微笑了下,又回到了那副看起来云淡风轻的样子,说:“姐,你看吧,我们都没办法。这是我俩之间感情的事,又不止是我俩的事。真的,麻烦。”

王源很疲惫,归莱拍了拍他的脑袋,转身走入机场。

她觉得惋惜,但她决定不去找王俊凯,这不是她该做的事。

隔了几天,归莱给房鸿煊打了通电话,把他臭骂了一顿。可房子还是那句话:对不起王源,却还是不后悔。

归莱无奈,她又不是个圣母,自己还一堆事呢,哪有那么多时间围着这几个小子成天团团转。她不知道时间会不会化解这一切,她只知道他们每个人,都难过,甚至是痛苦。

 

 

王俊凯他们大三了,都开始为毕业以后的事情打算了,无外乎出国、在国内读研和工作三条路。

季麟景准备申请出国直博,这路不那么好走,季麟景难得正经的开始为了种种考试备战。王俊凯决定毕了业就工作,于是忙乎着找实习。两人各忙各的,好一阵儿也好好聊过天。

王俊凯还在班上当班长,最近和团支书陈怡然在统计班里同学的情况,搭班干活,接触比较多。

这天季麟景从图书馆出来得早,碰上了他俩,回到寝室撞撞王俊凯:“哟呵,渐渐走出失恋阴影了?”

“没有。”王俊凯抬起手想推他,可手在空中划拉到一半,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反驳什么。

季麟景扯着王俊凯,非要他把失恋经过跟他详细说一遍,他虽然档期很满,但是愿意为了王俊凯当个知心大哥哥。

冬天已经来了,暖气开始供暖,干燥的空气让王俊凯又一年再一次嘴唇干裂。他和季麟景在寝室里坐着,像两个老大爷似的,说着话。

季麟景拍拍他,说:“看吧,你真不是圣人,也逃不掉异地恋的魔咒啊。”

王俊凯笑笑:“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。”

季麟景: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

王俊凯换了个姿势,双手抱在了膝盖上,看向天花板:“嗯,我想忘了这件事,就忘了他吧。”

所以一周前王源过生日,王俊凯思前想后,没有给他发信息。

季麟景盯着王俊凯,想去判断一下自己是不是幻听了,他心说,你忘个屁,夜里做梦还喊人家名字呢。

但季麟景没这么说,停了会儿他问:“以后呢,还要去找他吗?”

王俊凯摇摇头:“家里还是严防死守的,我妈现在一天给我打八个电话生怕我去找王源。”

“大人还是觉得丢人,当时灵堂外面有几个人还听到了。我们那地儿小,没几天就传开了,用我妈的话说,是亏得我爸调走了,不然这事儿非让他们抬不起头。”

季麟景叹了口气:“至于么。”

王俊凯说:“我们是觉得这不是事儿,可在大人眼里,这就是天大的事。”

季麟景也能理解,社会环境、背景放这儿呢,这都不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。换位思考一下,季麟景觉得换成他爹他娘,估计都不念及父子母子情分直接把他砍死了。可季麟景就觉得王俊凯和王源这样很急人,他说:“你们谁也忘不了谁,谁也放不下谁,可就是不能在一起,这是不是人生第九苦?”

王俊凯听了这话,倒是笑了笑,说:“我们商量好的,努力去只做朋友,然后可能,慢慢就好了吧。”

“那你们努力了吗?”季麟景问。

“没有,我们干脆不联系了。”

一个强迫自己忘记,一个站在原地,手里拿着一道无解的题,他们曾经让人羡慕,像是天注定的伴侣,而此刻,同样的就让旁人遗憾,他们又像是天注定的那样,不能在一起。

此刻的家人无法谅解,以后会吗?不会的。

当初选择在一起的他们,可能没想过那么远,却也知道这条路的难和累。他们的义无反顾,不止是告诉自己要不枉青春,更是对彼此的不辜负。而此时他们并不执意去保持在一起的状态,给了对方自由,却给不了自己一个轻松的解脱。

 

 

开了春,这是韩然峰第三次帮别人给王源递情书了。他把贴着小心心的情书扔到王源桌子上,回过神就打了丁杰栋一拳:“你说这事儿怪你不怪你,非要跟别人说王源分手了失恋了没人要了,好家伙,不光我们系,多少姑娘都来打听他了。”

丁杰栋揉揉胳膊,哼哈两声,说:“我这不也是想让王源早点走出阴影,找到归宿么。”

韩然峰快被丁杰栋麻死了:“哟哟哟,还归宿呢,你瞅瞅他成天那个样子,一有姑娘靠近就面无表情,一脸地生人熟人都勿近,看着跟谁都挺不错的,真想跟他怎么地了,他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了。”

旁边看书的卢鑫放下书,清清嗓子,说:“说这点,我就很佩服王源,他能把握好分寸感。”

韩然峰冷笑了声,说:“呵呵,那些小姑娘的心都快被他伤成筛子了。”

这时候王源推门进来了,他在外面听到了几句,听出来他们又在说这事儿,叹了口气,王源说:“我能怎么办呢,给她们希望?吊着她们?我学习好累的,算了吧。”

王源转过头拍拍卢鑫:“约好了,沈老师明天下午四点在办公室,咱俩一起过去就成。”

韩然峰追着王源往里面走,指了指桌子:“喏,中文系的一封。”

王源拿起信封看了眼就拉开抽屉放进去了。

“啧,又不看,这个文笔估计不错。”韩然峰拉开椅子坐下。

王源笑笑:“要不你看?”

韩然峰摆摆手:“不看,又不是给我写的。”

王源把书包里的书理出来,说:“行了,回头请你吃饭,信使。以后还得承蒙你照顾,能别收就别收了吧,麻烦。”

这话说了其实也白说,韩然峰这两年女生之友不是白当的,女生也是看中了他好讲话,才让他给传信。王源也不能命令人家怎么样,只好这样收了,不看不回答。

王源站在原地,给自己盖了个小房子,他不开门,就谁也别想进来。

周萍爸妈岁数也大了,为了照顾养老方便,王齐武和周萍一咬牙去市里买了套大一点的房子,要把王源外公外婆接过来了。

房子买好装修好通了半年风,等王源放暑假回来就要搬了。

王源整理着自己的东西,翻出了收藏起来的许多物件,也翻出了关于过去的回忆。王俊凯帮他订正的试卷,王俊凯送给他的钢笔、弹弓,还有那年王源没踩破特意带回来的气球。是王俊凯的存在,构成了王源对童年、少年的完整回忆,而在青春通往成人的这条路上,现在看起来他要自己走了,但这桩桩件件,似乎又可以成为他的底气。

王源最后一次趴在窗户上看天,这次只有他一个人,数着并不明晰的星星。楼下的巷子,是他们骑车一起上下学的路,巷口有间他们一起买棒冰的小卖部。这里承载着他们的回忆和满世界他们的身影。

现在只剩下王源一个人去告别。

就这样在很长时间里,王源孤身一人站在那里,依旧看人来人往,看熟悉的一切渐渐变了模样。

外公外婆住进来之后,家里热闹了起来。王源看着周萍和王齐武高兴,心里也多少跟着高兴起来。一家人其乐融融,挺好的。

外婆记得家里每个人喜欢吃的菜,做了一大桌子,大家吃得开开心心的。吃着吃着,外公去房间里拿了个东西出来,递给王源:“来,源源,听说你这学期又拿奖学金了,给你的奖品。”

王源有点意外,拿着盒子有些不好意思:“应该我孝敬您呢,我这怎么还领上礼物了呢。”

外公摆摆手:“这不一样,你是我们家第一个大学生,还学得这么好,值得庆祝!”

王齐武拍拍王源:“行了,外公给你就拿着吧,来,敬外公一杯酒。”

晚上,王源回房间摆弄外公给他的新手机,居然是最新款的智能机。王源本来是计划拿奖学金自己买一个的,没想到连手机都不愿意用的外公还先给他买了一个。

现在的智能手机可先进了,按键都没了,全屏幕,照相也好看,打游戏更方便。他们寝室韩然峰最先买了一个,大家都争着玩,王源想了想,就准备把卡换上。

他想把旧手机上的信息清一清,删着短信,一条条删下去,过了会儿,就是大片大片和王俊凯的信息。

分手之后,王源一直没去动这些记录,没删也没看。

王源盯着屏幕,半天没动。不知道是不是晚饭吃多了,王源觉得胃又开始翻腾,有点想吐。

过了会儿,没那么难受了,他找回思绪,翻了翻抽屉,找到个小本。他趴在书桌上,台灯光照在笔上,打下一小片阴影。

王源一笔一划地抄着他和王俊凯的短信对话,在这个夜晚,让那个声音肆无忌惮地唤起了所有回忆…

王俊凯在北京实习没回家,每天他都会接到黄美仪的电话。他还不能烦,因为他妈最近很脆弱。

王培刚在利州事业是越发展越好了,但应酬是更多了。黄美仪在利州也没朋友,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待着,遛遛崽崽。

黄美仪找不到王俊凯的茬了,开始转向王培刚,王培刚工作忙,有时间没那么多精力再去顾黄美仪,两人的争吵越来越多。

王俊凯一直很疑惑,他妈妈这岁数也不小了,可这记性还是很好,能把每次和王培刚吵架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转述给他,听得王俊凯脑子更疼了。

这都过个什么劲儿,王俊凯把手机扔在桌子上,喝了一大口水,才把黄美仪的声音从脑袋里赶走。他现在跟着的项目做到了关键时刻,他全心扑在上面,正是集中精力的时候。所以他也分不出时间去想他老娘的事,再说,这事儿也归不了他管。

 

tbc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222 )

© Joycehey | Powered by LOFTER